“蛋砸”官员 台湾怎么了?

利来娱乐网站

2018-11-08

台大学生蛋洗“教育部”官员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▓、公立台湾大学工会与政大学生劳动权益促进会等多个团体,7月4日早上到“教育部”前面抗议因为去年发布的“专科以上学校强化学生兼任助理学习与劳动权益保障处理原则”,而衍生出各种假学习真劳动的违规问题。

就在“教育部专委”出面接受陈情时,政治大学学生高若想突然从后头以蛋袭击“专委”▓▓,并蛋洗“教育部”▓。

评论:可以理解抗议学生可能是出于被剥削的弱势者一直被忽略的无奈,才会一时忍不住,失控捏爆了鸡蛋▓。

小不忍则乱大谋▓,信哉斯言。 静下心想想▓▓,如果实在做不到印度圣雄甘地的不合作运动▓▓、也做不到华航空姐的罢工行动,那么真要重来的话,这个鸡蛋该砸谁才好▓?如果是我▓▓▓,后见之明,我会选择砸向自己▓▓。

弱势的抗议者站在官署门口对着自己砸鸡蛋▓▓,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凸显被剥削者的无奈与悲哀▓?【】学生道歉:愿负法律责任台湾高等教育产业工会14日上午再次到台“劳动部”上访,要求“劳动部”处理137所大学违“法”处理学习型助理案件▓▓,日前向台“教育部”官员砸蛋的政大研究生高若想也现身▓,并首度为事件公开道歉。 高若想表示▓▓,若因当天行为让“专门委员”王淑娟造成身心伤害▓▓▓,且感到屈辱▓,她为此感到很抱歉,也不会逃避法律责任▓▓。 评论:今天上午▓▓,得知高若想首度出面公开道歉,教授包正豪说▓▓,虽然这个道歉▓▓,拖了一段时间,中间也有转折▓▓。

但是至少她想清楚她自己的行为▓▓,已经对她自己和整个运动诉求产生负面影响▓,而愿意公开道歉▓▓。 包正豪也认为高若想不该私下道歉▓,而应该公开。

这点包正豪是支持的▓。

【】谁让台湾成为暴走社会?分析这些暴走行为不难发现▓▓,台湾社会也充满了类似的行为▓▓。

自从“太阳花运动”后▓▓,台湾社会出现了很多“唯我独尊的正义魔人”,这些人习于用自以为是的标准排除异已;不能接纳多元的社会气氛逐渐泛滥,已形成台湾社会的高度隐忧。

归根究柢▓,放纵并且摧化了如此暴走行为的民进党难辞其咎。

当年民进党刻意鼓励“太阳花青年”“占领”台湾地区立法机构▓▓、“进攻”台湾地区行政管理机构▓▓▓,传播错乱的价值观▓▓▓,造成社会混乱▓;执政后又对当年的肇事者不予起诉▓,使得“太阳花”更为得意▓、嚣张▓,也致使暴走行为快速蔓延──很多人受到感染后▓,进而复制“太阳花”的行为▓,却自认具有正当性▓▓▓▓;捏爆生鸡蛋的政大硕士生不正是如此▓▓▓▓?【】▓▓。